偏执
超可爱的绑定画手:@树上不结果子结黎子

【二大】但愿人长久

但愿人长久

迟来的中秋贺文
时间轴是大师兄被推下坠魔崖之前
逍遥门日常,有私设,ooc有
私心小甜饼,感情线发展不明不白_(:зゝ∠)_

今年的月夕也是一如既往,修仙之人断不会有什么祭祀神明的习惯,所以逍遥门的月夕年年的月夕也过得平平淡淡。

清早起了床收拾妥当便没再见过东方纤云,逍遥门难得的有了清净时候,只是这清净却颇叫人不适应。不动声色的找了几处后未果,也不知怎的见不到东方纤云心头就莫名一阵焦灼

他家大师兄是出了名的不靠谱,他早该知道的

逍遥门今日的人似是格外的少,转了几圈也只遇见零零星星几个人。正感纳闷时好不容易看见了叶昭昭,正欲走上去打听,却刚好看见叶昭昭转过了身子也瞧见了他并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二师兄二师兄,你看见大师兄了吗!”

——得,看来昭昭也不清楚。
这么想着却也走上前去,这才看清了方才叶昭昭在做什么
——石桌上摊着一摞纸,上面的内容却如出一辙的是同一首诗
叶昭昭这才嘟嘟囔囔解释道:“大师兄昨天拿着一本书兴致冲冲的来找我,神神秘秘的说明天有什么惊喜。”
“他有说去做什么吗?”
“未曾……大师兄还让我抄书……”
“嗯?”
“因为我昨晚问了不该问的……我问大师兄惊喜是什么,结果……大师兄把书翻到了,喏,这页……”
叶昭昭用手指着写着诗名为《水调歌头》的一页给印飞星看,委委屈屈的低了头又接着道“大师兄说,我抄这首诗十遍就明白了……可我抄完了还是没想明白。”
印飞星接过书端详了片刻,虽说也没看出个什么所以然,但却被最末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吸引了过去

“既想长长久久,又何苦是千里呢?”

叶昭昭也迷茫的紧,倒不是因为诗句的意思,而是这诗本身又有什么意义

两个人各怀心思挨到了日暮时分

东方纤云原本是想着虽说时代是不同但好歹诗是个什么意思总也能懂得七七八八吧,所以才跟叶昭昭卖了个大关子,也是想给印飞星一个惊喜,无意之间想到了也该是临近中秋,却没成想就在明日
索性也就趁着夜色去和自家师叔商量了一下如何给逍遥门的众弟子好好过个中秋
虽说是挨了一顿数落又落了个不务正业的名头,但事情好歹是这么定下了

起了大早爬了半夜愣是生扯了几个外门弟子和自己下山采买,却不成想被三师妹拦在了半路上要求同往
虽然过程是没少让自己胆战心惊,万幸任务还是在这混乱的过程中完成的不错

回到门内已是日暮时分,安排了弟子们应当如何布置之后,东方纤云也满意的拍了拍手,随手带了买来的点心去寻叶昭昭验收成果
却没成想印飞星也和叶昭昭同在一处
——完了完了夭寿了夭寿了,这小祖宗怎么也在呦这真是要了亲命了!
小心翼翼的向石桌靠近着,动作也带着些战战兢兢的意味
——乖乖,八戒你可千万别抬头啊……

“大师兄你回来了啊!”叶昭昭终于从一摞纸中抬起了头扑闪着晶晶亮的眼睛打了个招呼
“要完要完要完!”
东方纤云认命的闭了眼睛准备迎接怒火
想象之中愤怒的印飞星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声带着叹息的疑问
“大师兄,你说,为何明明想着要长长久久,却又偏偏是千里之外?”
东方纤云也愣住了,这才看清楚原来印飞星的手里正拿着那本自己昨夜给了叶昭昭的书,也正正好好是自己和叶昭昭卖关子的那一页
“大师兄,我是真的没懂你让我抄书究竟用意何在……”叶昭昭哭丧着一张脸,看起来是对自己没能理解诗中的暗示感到懊恼万分
“好端端的和古人较什么劲呢你们真是的……”东方纤云对这两个执著的师弟感到哭笑不得
将手中的桂花糕放在了桌面上,又两只手各摁在了一个脑袋上,这才笑着解释道:“这首诗是描写月夕佳节的,所以我要暗示昭昭的是月夕要到了而且就是今天。”
印飞星也总算是知道了东方纤云这一天都干了什么,原本的火气也渐渐消了
东方纤云毫不自知,看着叶昭昭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才又笑嘻嘻的把头转向了印飞星:“八戒啊,诗人想表达的是,即使远隔千里依然能借月将思念寄托给所念所想的亲人和朋友,好端端的一首诗,怎么能让你解释成这个样子呢真是的。”
趁着印飞星还在思考无暇顾及他之时揉了揉人的一头白发,机会难得他岂有错过之理
心里刚因为得了便宜而暗喜,没成想却还是没能躲过注定的一剑

“东方纤云,你就不能不作吗?”耳边是印飞星咬牙切齿又气又笑的声音

总算是问题也问完了,打也挨完了,看着印飞星收了剑拈了块桂花糕显然心情大好,叶昭昭也将心思从这诗中移到了买来的桂花糕上,东方纤云顿觉一阵轻松

不知不觉间已是星夜当空,该布置的都差不多布置妥当了,远远的听见逍遥星河的招呼,东方纤云这才走到了摆放瓜果和月饼的场地中央,尾随的自然也有叶昭昭和印飞星
许是太久没庆祝过中秋了,不少外门弟子面上也是难掩的喜悦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拍开了一坛桂花酒的泥封,又倒了足一碗举起来敬过了逍遥渡影,这才注意到已是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渗过了云雾碎了一地月色,浸了一树纯白

东方纤云早就有心赏月,便将早早分装好的点心一提,又带了一小壶桂花酒又向众人道了安,准备翻身上房寻个好地方舒舒服服的赏月
却不曾想 ——他还是过分的高估了自己的轻功水平……可不是还有八戒吗!
一想到这,东方纤云就急得原地转圈圈
月亮和命哪个更值钱?
废话当然是命啊!
愁眉苦脸的坐在台阶上东张西望,定睛一看却发现印飞星正慢悠悠的朝自己走来
——唔咦咦咦要命了!
东方纤云这厢脑子里胡思乱想着等下的一百种死法,那厢却听得印飞星只平平淡淡的甩过一句:“我带你上去。”
言罢又不由分说的箍住了东方纤云的腰轻身提气带着人往房顶上跃

提心吊胆的是好不容易找到了赏月的好地方,放下了吃食和小酒壶,转眼一看印飞星却也是从善如流的坐在了旁边
似乎从他开始对那句诗上心之后就特别反常
“纤云。”
“八八八八戒!”东方纤云显然被这个过于亲密的称呼吓了一跳
“你做什么大惊小怪的……”印飞星皱了眉嫌弃的看了眼东方纤云
“没没没……”东方纤云心里叫苦不迭,他哪里敢惹这个小祖宗呦,这不是分分钟要他命吗
“我觉得那诗写得不对。”
“嗯?”东方纤云愣住了
“相距千里又怎能比得上咫尺之间呢?”
“理应是但愿人长久,咫尺共婵娟吧。”印飞星忽的又抬了眸子,如水柔润的目光与东方纤云的汇在一处
“你说对吧,大师兄。”
少年唇角少见的有了真实的弧度,只须臾,却好似留下经年的欢喜
只怔愣的片刻唇上却好似被留下了一缕羽毛扫过的触感,在秋露深重的夜里微微带着热意

东方纤云身体上下意识的一激灵,而后回过了神
却见印飞星的耳根微微泛着红,偏了头刻意的遮掩着不再去看他
饶是东方纤云这样的粗神经也感觉到了印飞星实在太过反常的情绪,理顺了思路方才醒悟过来刚刚那感觉八成是自家师弟嘴唇的触感
如此的认知让东方纤云又是一慌,面上一热老脸一红,急急忙忙的找了话题想要打破这种尴尬
“八,八八八,八戒啊……啊不不不不二师弟,飞飞飞飞星啊,你……喝酒了啊?”
“没有。”
不经大脑的否定配上微微发抖的身体实在是没有任何说服力
“你你你你你……我……那个……”
“东方纤云……我看你就是讨打!”
极迅速的起了身作势就要捏诀御剑招呼过去,却见东方纤云全然没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反而冲着他举起了小酒壶笑的眯了眼
“八戒,月夕快乐啊。”
“月,月夕快乐。”

——但求人长久,咫尺共婵娟
——大师兄,我们,来日方长。

Fin.

评论(4)
热度(57)

© 莫泱 | Powered by LOFTER